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34422香港财神爷08422i >

中国体育荣耀之师|中国围棋:那一年的聂卫平让民族提气

发布日期:2019-10-04 13:42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建设体育强国的目标追求下,我们追寻前辈的足迹,带大家回望中国体育艰苦开拓的历史,展现各个时代,中国体育人的风貌。

  纵横十九路,黑白两色子,于棋盘可上演无穷变幻。这也是为什么当陈毅元帅说出那句精辟的论断之后,“国运盛,棋运盛”就成了一代代围棋人信奉的真理。

  “虽然是历经波折,但是在这70年的时间里,我们中国围棋还是在一步一步地提高。”中国围棋队总教练俞斌在聊起建国至今的围棋发展时,对澎湃新闻记者慨叹地总结。

  “经历各种荣辱成败之后,我们要看到围棋不光是有竞技,它最主要的还是传统文化的载体,也是中国文化软实力的体现。”

  这样的胜利,在现在看来,可能不太令人满意,然而在那个日本业余棋手都能“碾压”中国棋坛的时代,那场对决无疑打破了长久以来“日本九段不可战胜”的神话。

  “陈祖德老师的胜利,也标志着中国围棋从全面落后到有能与日本高手一战的实力。”谈到这位昔日围棋前辈的关键对弈,俞斌甚至愿意将其评价为中国棋运开始升腾的“里程碑”。

  要知道,在1960年,当日本围棋代表团首次访华时,中日双方一共对弈30盘,最终中国棋手们仅仅获得了“胜两盘、和一盘”的战绩。面对日本的九段棋手,中国棋手颗粒无收。

  到了1961年,代表团直接撤掉了九段棋手,派出女棋手伊藤友惠五段和两位业余棋手等人来华,结果,54岁的伊藤友惠八战八胜,在对阵中国老将刘棣怀时,甚至一边下棋一边赏花观鱼,战不多时就吃掉了刘棣怀的一条大龙。

  彼时,年仅18岁的陈祖德,亲眼目睹这一场惨败,他曾在1986年出版的自传《超越自我》中这样描述当时的心情,“不仅仅是围棋手的耻辱,也是民族的耻辱,是国耻!”

  正是这份知耻而后勇的荣誉感,帮助陈祖德在1963年日本代表团第三次访华时五战五胜,尤其是最后战胜了当时日本围棋团长长杉内雅男九段,实现了中国对阵日本九段“零的突破”。

  当夜里也闪出一丝光明,意味着黎明就要到来。随着1972年集训队的恢复,中国围棋又走上了继续进步的道路。

  那个时期,中国棋手渐露锋芒,虽然中国围棋的整体实力依然不能和日本抗衡,但是聂卫平在1975年日本来华时,连续击败两位九段、一位八段和一位七段。那四场胜利是中国围棋继续崛起的信号。

  1983年,当日本代表团再一次访华时,他们派出了包括4位九段和4位八段在内的强大阵容,这是此前从未出现过的超级阵容。作为团长的石田芳夫九段,甚至叫嚣着说,“这一次我们至少要拿到40场胜利。”

  “日本能出那个阵容,表示他们真正对中国重视了。”在俞斌看来,那个时期,国内的“新体育杯”和全国围棋个人赛已经培养出了一批具备实力的“新生力量”,www.533188.com。以聂卫平、马晓春、华以刚、黄德勋、曹大元、邵震中为主的一批棋手,成为了中国围棋的脊梁。

  “他们并没有取得压倒性的优势,这一系列的比赛都表明,中日围棋开始走向全面全抗。” 谈及那个时期的对弈,俞斌特意再次强调了一遍,“这是真正的对抗。”

  随着中日围棋分庭抗礼局面的形成,“胜者守擂,败者退场”的中日围棋擂台赛拉开序幕。相比于过去访问形式的切磋对弈,这个擂台赛可以说是真正的战场,在胜负之外还多添了一份“民族尊严”的情感。

  回顾1984年的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当时,日本围棋界对于胜利志在必得,他们派出了三位“超一流”棋手——一年前以七连胜横扫中国棋手,同年在国内拿下“十段”头衔的小林光一;在本因坊战中完成三连霸,棋风以凌厉著称的“天煞星”加藤正夫;以及主帅日本终身名誉棋圣,将近花甲之年的藤泽秀行。

  然而,作为先锋之一的中国棋手江铸久,一开始就用一波五连胜回敬狂傲的日本棋手,在“串烧”了日本棋坛五位名将之后,直逼小林光一。

  遗憾的是,在与小林光一的对弈中,江铸久在中盘失势,并且最终未能实现翻盘。随后邵震中、钱宇平、刘小光、曹大元、马晓春等六位中国棋手都在对弈中败下阵来……

  “当时普遍认为,中国围棋要落于日本,所以聂老师能够在这样的压力之下,最后力挽狂澜,不光是振奋了中国围棋,更是振奋了中国老百姓。”俞斌口中不住称赞的,正是聂卫平在最后关头以一敌三,接连击败三位日本“超一流”棋手的关键胜利。

  值得一提的是,在聂卫平赢下藤泽秀行,以8比7击败日本时,曾经也是凭一己之力改变中国棋运的陈祖德已经是那场比赛的裁判长,他就这样见证了又一个“里程碑”式的胜利。

  这一次,聂卫平的胜利延续了更长时间,甚至一度变成了一种“统治”——1987年第二届擂台赛,聂卫平再度上演绝地逆转,以一敌五连续攻杀三位日本九段和两位“超一流”。那场极为艰苦的“世纪之战”,后来被日本媒体誉为“滴血的名局。”

  直到第三届擂台赛,聂卫平击败主将加藤正夫,白小姐半句诗!他个人也完成了擂台赛上的11连胜,这个“神迹”至今无人可破。

  正当中日擂台赛进行得如火如荼,以“应氏杯”和“富士通杯”为代表的世界级围棋赛事也在1988年拉开大幕。不过,很多还在关注“中日对抗”的棋迷们不曾料到,韩国会就此异军突起,甚至压制了中国围棋整整十载春秋。

  1989年9月,应氏杯首届决赛,聂卫平在2比1领先的情况下,被韩国棋手曹薰铉连扳两局,错失冠军。媒体的镜头记录下了这样的场景——一边是聂卫平黯淡的神情,一边是曹薰铉兴奋的面容。

  “韩国围棋成就,主要就是靠两个天才型选手,一个就是曹薰铉,一个就是他的徒弟李昌镐,这两个人亦师亦友,对弈接近300盘,正是他们这种高度的对决,激发出了韩国围棋的水平。”俞斌说。

  对于韩国棋手的棋力评判,俞斌很有发言权,他曾经身处中国棋手“抗韩”的年代,并且在1997年亚洲杯上力克“石佛”赢下冠军。可惜,这样的胜利并不能扭转中国围棋在那个年代的集体劣势。

  曹薰铉、李昌镐还有后来的李世石,这三名韩国棋手崛起,在棋盘之上将“中日对抗”转变成了中日韩的“三足鼎立”,在俞斌的记忆之中,“石佛”李昌镐在他的巅峰时期,中国棋手想要夺冠,概率几乎是微乎其微。

  从1995年到2005年,可以说是中国围棋“衰弱”的十年——聂卫平老去,马晓春面对李昌镐十连败,“七小龙”之一的常昊面对“石佛”也难求一胜……

  不过,这十年对于中国围棋来说也并不是一无所获。1999年中国开启围甲联赛,2000年中国互联网初创时代网络围棋兴起……当顶级棋手的对弈跌入“寒冬”时,基层“围棋热”的种子正在萌发。

  当年3月,常昊经过一场九个多小时的鏖战,终于从韩国新锐棋手崔哲瀚手中,一举摘得“应氏杯”的桂冠,结束了中国围棋十七年的漫长等待。

  到了2006年1月,“七小龙”之一的“神猪”罗洗河以2比1翻棋战胜“石佛”李昌镐,夺得三星杯冠军,打破了李昌镐对战中国棋手决赛无敌的神话。

  此后的八年时间里,以常昊、罗洗河为代表的“小龙”一辈,以古力、孔杰为代表的“小虎”一辈,直至以朴文垚、江维杰、时越、陈耀烨、周睿羊为代表的“小豹”一辈棋手们,开始在世界大赛上从韩国手中夺得冠军。

  其中光是古力一人就揽获8项世界冠军。更值得一提的是,在2013年这一年,中国围棋包揽了所有世界赛事的冠军。

  根据最新数据统计,中国的“90后”棋手已经联手夺得20次世界冠军,这一数字要远超“80后”的15座。其中,“95后”的新一代棋手更是拿下其中的12座冠军,仅柯洁一人就赢得了7个世界冠军。

  “从柯洁他们这代开始,棋手变得非常年轻,这和他们是在网络围棋成长的一代分不开的。不同于传统的要去少体校找教练、队友切磋,他们大量的棋局都是在网络上完成的。同样的时间,他们可以下更多的棋,找到更多的对手,这个训练量,是靠少体校时代远远达不到的,这也是目前年轻棋手这么厉害,层出不穷的重要原因。”

  “中国之所以能够逆袭,一方面离不开中国强盛国力的支持;另一方面在80年代的擂台赛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也成为现在支持中国围棋事业的中坚力量。”在俞斌看来,这两点都是日韩现在所不具备的。

  一个是良好的人才培养体系,从底层的围棋兴趣班,到中层的围棋道场,再到最后的国家队,优秀人才得到层层选拔;

  持续了多年的中日韩三国棋手对抗,如今在高速发展的科技面前,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那个人与人对弈的年代,突然间被人与机器的对抗所取代。

  “当时柯洁下来之后,我们整个围棋圈还是对AI不够了解。”俞斌坦诚地说道,那个时候他也担心AI会对人类围棋造成冲击,然而,现在他的想法却有了深刻的转变。

  “一切还是要事实说话,我自己也和AI下了无数盘棋。必须承认AI在大局判断上,是远远超过人类的。现在每一个专业棋手大赛完都会先找AI复盘,就像工作一样他必须完成这个之后,他才能够睡得着。”

  包括柯洁也是如此。有一件事情让俞斌印象特别深刻,那就是前一段时间他带柯洁在韩国比赛,赛后柯洁见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当时下那一步的时候,AI显示他的胜率多少。”

  的确,人工智能成了帮助棋手进步的工具,俞斌就强调,“因为现在很多手机软件里都有AI,学围棋就更方便了,可以随时随地下棋,复盘。”

  而谈及中日韩三国围棋的未来,俞斌直言,“这几年可能是日本离中韩差距最大的时候,但是有了AI的加持,差距肯定会缩小,但不可能很快追上中韩。而现在的中韩争霸,中国稍稍领先,未来还将会继续扩大自己的优势。”

  人生如棋,棋如人生。这些年“中日韩”三国围棋对抗,其实带来的不仅仅是棋手们棋力的进步,更是更多人在认识围棋之后,将围棋的思想融入生活中所带来的改变。